kk

【统一回答】怎么才能写好一把刀?

刀!我爱吃刀!

凛冬压力山大的季节:

注意,这篇文非常主观,请批判性阅读。

想转就转,明天就删

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,我一般都拒绝回答,因为三言两语难以说清。

我写刀并不算好,远远没有到登堂入室的地步。但是我写了将近六年同人,也研究了六年的刀子,在刀派上我应该也算很多初踏刀道的小朋友的前辈吧,既然这样就把我的一些经验和个人走过的歪路给大家分享一下吧。

首先,我来谈谈我个人(划重点)认为非常low的刀。

一.猝不及防刀

这类刀是怎么回事呢?举个例子,在全文没有任何伏笔暗示的情况下,作者写了百分之九十九主角间的甜蜜恋爱,然而在最后毫无预兆地让其中一只车祸挂掉,火灾挂掉,绝症挂掉……以图让反差给读者造成猝不及防的效果,从而留下深刻的印象……

别,千万别。

二.为虐而虐刀

这类写手没有那么调皮,文里的悲剧氛围的确有迹可循,不会猝不及防给大家喂屎……因为他们从头到尾都在喂屎。

这类写手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抖s之心,把所有你能想到的悲剧都加到主角身上,父母双亡,没车没房,身患绝症,头顶草原……这些都是小意思。主角的悲剧还往往体现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,如果是好人就莫名其妙挂掉,如果是坏人就一个劲虐主角,再加上莫名其妙的误会之类的……但是笔者由于现实经验的缺乏,自身笔力的不足,主角的悲剧往往不能引起共鸣,反而会带来一种荒谬的感觉。

这个也别,千万不要。

三.华而不实刀

这类写手往往文笔有亮点,但是故事性却不足。往往的,她们控制不住炫技的心,想用文笔点亮全文,却造成了反效果。

举个例子,就比如说,笔者的主角只是摔伤了手,但是笔者却非要营造出主角死了全家的气氛,用一些非常不贴切的笔法。这样除非你文笔好到了天上,只会让读者一脸“有必要这样吗??”的懵逼。


好的接下来我会说几种我喜欢的刀。

一.命中注定刀

二.死循环刀

三.上帝视角刀。

前两种熟悉我的文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是什么,我就解释一下第三种,也是我最喜欢用的刀。

上帝视角刀虐的只有上帝视角的读者,故事里的人往往因为信息的不足而怀抱希望,而上帝视角的读者们因为能看清全局,知道是个死局而绝望。而在看到不知情的主角们时,这样的反差会导致绝望又加深一点……

但是以上三种刀都不算是初级刀了,新手请量力而行,这几种刀磨刀难度很大,不抱着秃头的觉悟就不要尝试了。

最后说一下我认为的刀手的职业操守是什么。

一.真情实感,爱惜笔下每一个人物


可能有人会好奇,为什么刀手需要爱惜人物呢?我们不是要虐他们吗?

曾经有一个理论是写手感到的情感只能传递十分之一给读者。虽然有点夸张,但是的确是这个理。这意味着什么呢?意味着你要比读者十倍的爱人物,十倍的希望他们he,这样才能在失去他们时感到十倍的痛苦,这样才能让你读者达到理想的悲痛值。



二.要有逻辑,人物智商不能掉线

你必须珍惜你的每一个角色,不能让他们的智商突然下线。在你的屠刀落下前,问自己三遍。

“主角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”

“除了这样别无选择了吗?”

“他能不能再抢救一下?”

如果回答是否,好的,尽情虐吧。如果回答是“有其他办法”,那就刀下留人……才怪呢,你又不是糖手!

正确答案是重新设定场景,让“虐”变成这个场景最好的选择。

三.会写糖

刀手必须会写糖。写写糖,对打开你的思路是有帮助的,可以让你磨刀时看到更多的东西,也能让你的刀文不再单薄。

总之好的刀手必须会写糖,写得还不能比糖手差。

好的我总结一下,我眼里的(重点)好的刀手需要兼备强大的逻辑和细腻悲悯的内心,布置要情节时冷漠理性,描绘情感时感性细致。


希望这个胡说八道对所有打死不愿放下屠刀的道友们有帮助~可以转,虽然并没有什么好帮助。




我想摸摸山鬼老师的奖杯😂

荌蒾蓚:

“男人,你这是在玩火。”




雷狮找到安迷修时,后者正坐在城乡结合部的门口,抽着一杆旱烟。听到这句话后,那双拿两把镰刀都不会抖一下的手微微颤动了一个细小的弧度,烟袋在空中晃荡了一下。


他的眼神慢慢变得忧郁又沧桑,像是屋里的老黄。


顺便说一下,老黄是一只五岁的金毛。




他的声音沙哑,嗓子像被锡纸刮过。


他叹了口气:




“雷狮,就算你得到我的身体,也得不到我的心。”




雷狮从来没遇到过像安迷修这样的人。


他是村里唯一一个用上雷神挖掘机的人,载量三十六吨,手下的承包地,在整个村,能排第三。


村里的小媳妇头贴头脸贴脸地追着他跑,他开着挖掘机驰骋如风,那些妖艳贱货,他一个也看不上,在他看来,只有在双镰刀安迷修,能配得上他家的地,收庄稼的速度,跟得上他家的大壮。


顺便说一下,大壮是一头大水牛。




雷狮笑了,笑得渗人至极:




“我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被拒绝的滋味呢。”




安迷修抿紧了嘴唇,没有说话。而雷狮深深看了他一眼:




“很好,你已经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了。”






雷狮走了,安迷修的肩膀陡然松开,后背已经浸湿完了。要是雷狮再细心一点,就会发现,那双抿紧的嘴唇上,已经被咬开了小口,渗出血丝来。


师父从屋里出来,把剩饭倒进老黄的碗里,不紧不慢地走到安迷修身边,叹了口气:




“你为什么不从了他呢?”




安迷修低下头,过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抬起头来,旱烟呛人,他哪里真的会抽,烟杆子被他搁到门槛上,他站起身,垂着眼睛,张了张嘴,声线几欲发抖:




“日前,中办国办下发了《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》,土地制度的“两权”变“三权”,强化了土地经营的物权属性。既然是物权,转让时就要依据物权法按照市场价格取得收益。过去的转让,实质是承包经营权的份额分割,受让者具有代理经营的属性。按新的《意见》转让土地,转出者留下的是完整的土地承包权,转出的是独立的土地经营权。由于承包权与经营权完全分离,转受让双方权利明确,所对应的收益自然明确。经营权的出让者,可以按照市场和价值规律在更广泛的范围选取受让对象,无疑抬高了承包者的谈判地位和自主权,从而确保取得更多的转让收益,并且得到中央政策的保护。从权属性质上说,经营权的核心是收益权。”




他顿了顿,目光投向那个早已消失在村头路灯下的身影。


他说:




“这是有利于保障农民的财产收益的好政策,等雷狮有钱了,发达了,又怎么看得上我一个小小的城乡结合部小部长呢。”




师父没有开腔,他知道他这个徒弟心思缜密,却也没想到缜密到如此地步。


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站着,对视着,苦笑着,谁也不再说话。


村里的月亮很亮,明天又该是晴朗的一天吧。

红烧狮子头哈哈哈哈哈

荌蒾蓚:

安迷修深呼吸一口,再次从狙击镜里看过去,雷狮的手机还贴在脸边,他的声音从蓝牙耳机传到安迷修耳朵里。


雷狮当然不知道安迷修在干什么,所以他只是半开玩笑地说:


“真想早点回去,你比这种聚会好玩多了。”


安迷修的喉结攒动一下,强装出平稳声线,轻描淡写怪了一句:


“胡说什么呢。”


雷狮说:


“我可没胡说。”




风速平稳。


安迷修想。


微风,空气不算干燥,可见度很高,雷狮的后背正对窗口,他好像举手机举得累了,就换了只手,也没和别人交谈,还在百无聊赖地一个人站着。


毫无防备。


安迷修当然知道,保险销已经打开了,子弹上膛,他只要轻轻扣动扳机,雷狮就会和其他千千万万个目标一样,倒在一片血泊里,接下来是尖叫,骚动,然后他潇洒抽身——


狙击手要屏住呼吸两秒,然后气息就会归于平稳,那是最佳的时机。




一秒。


两秒。


安迷修睁开眼。


“砰。”




过了一会儿,雷狮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。他问:


“什么东西掉了?”


安迷修看了看已经被卸下,重重掉在地上的弹夹,说:“没什么。”


他掏出军用手机,给对方发了条消息:


——任务失败。


往日‘骑士’从来没发过这四个字,可当他真的发出去之后,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。


然而没等他轻松过一秒,对面就回话了。


——不,已经成功了。


什么意思?




安迷修二丈摸不着头脑地抬起头,心里没来由一紧,凑近前去再从狙击镜里看一眼,一直老老实实待在原地的雷狮果真不见了。


怎么回事?


他背脊发凉,出了一身冷汗,瞳孔缩紧,再三确认。他抬起手按在耳机上,语气发急:


“雷狮?你还在吗?”


没有回音,电话已经挂断了。




一双手就在这时候从后面抱过来,安迷修下意识动了,想用手肘直击那个人腹部,想抱紧那双不安分的手一个过肩摔,他有一百种格斗脱身的办法,然而他却只是僵了僵,没动。


因为这个怀抱太熟悉,因为他突然想通了很多东西。


早出晚归的恋人,相似的身影,没头没脑的任务,还有熟悉的任务对象。


雷狮就这么抱着他的小骑士,笑得轻佻又炫耀,像是在展示刚得来的珍宝。


他问:


“今晚吃什么?”




安迷修轻轻呼出口气,还有些不明白的问题,可以等到晚饭后再讲,此时他只是用眼神斜斜掠过得意忘形的恋人,闷闷答一句:




“红烧狮子头。”

与山鬼老师的初遇
转载留恋

老师加油!

荌蒾蓚:

安迷修第一次遇到雷狮,是在图书馆。


百年老校,藏书众多,书架摆得又满又高,他自诩身高不低,却也要踮着脚,小心去够最上层。


却突然有人靠上他后背,一只手攀到更高,径直探到安迷修艰难取下了一半的书,再一勾手腕,轻松取了下来。


安迷修心跳漏了半拍。
他深呼吸一口回过头,摆出个笑脸,谢字说了一半,就看见那个高个儿的人拿着书,哼着曲儿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
安迷修的笑容就渐渐凝固了。


梁子结下,故事开始。